「追風箏的孩子」外一章 今天早上的聚會是春天讀書會為了阿丹特別加開的。她上星期有事要先走,可是又一副很渴望的樣子,所以我們把討論「追風箏的孩子」這本書的部分延遲一週。這個教訓是:大家要勇於表示自己的需求。 因為是多出來的,因此大家心情很輕鬆吧,談著談著,居然有點意料之外的話題跑出來。──不過,我猜在有Sarah的地方,應該也不算太意外吧? Marine 的問題是:「28頁裡說阿米爾的爸爸在他說的故事裡,從沒有把阿里當成是他的朋友,這是不是阿米爾對哈山態度的學習?所以他也沒有把哈山當朋友。」 Sarah 說:「會不會是因為他睡了別人的太太,……原先是把他當朋友,但是背叛朋買屋友是很大的錯誤,若是只是睡了僕人的太太,只要不說出來,大家還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?」 Sarah繼續說:「既然哈山的媽媽是這樣一個風騷的人,那麼哈山真的是阿米爾爸爸的孩子嗎?」 大家一陣騷動,似乎只是因為阿米爾的爸爸睡過那女人,所以當她懷孕了,就認為有可能是自己的孩子。 我們沒有證據,甚至於到了阿米爾父親臨終,都不曾交代阿米爾有個同父異母的兄弟。我們只能說阿里知道這個孩子不是自己的,但是也不知道是誰的,但是他是個忠厚的人,就把這孩子當自己的兒子養。而且,在最後阿米爾栽贓哈山時,阿里的態度似乎是站在保護自己兒子的立場,堅持要離開。阿米爾的父親最有可能的,只會租屋對拉辛汗這個地位平等的密友說他曾睡過哈山的媽媽。 鬼靈精的Sarah 又問:「阿米爾和他的爸爸這麼不像,放眼周遭,和他氣質相同的人……」Marine 不禁爆出大笑:「阿米爾是拉辛汗的兒子?」 阿敏在旁邊連連說:「No, no, 我看過很多中東方面的電影書籍,那個社會中對這種事情是非常嚴厲的,嚴厲到沒有人敢這樣做。」 這一點,其實Marine和Sarah都存疑。 Sarah又提出,這本書裡,寫了男性的忠誠和義氣。拉辛汗在阿富汗淪陷後,一直守在阿米爾的老家,幫他們守護著家園,而到拉辛汗年老力衰時,哈山秉持著他一貫的忠誠,回到老主人的家幫忙,結果還因此喪生。 阿敏邊想邊說:「對,回想一下所有我租屋網看到的歷史上有情有義的故事裡,主角都是男人,都沒有女人。」 雖然說女人因為社會背景,沒有機會表現,私下我問Sarah,她還是認為男女天性上就有不同。 晚上,我在電話中向Sarah又提到一個讀書會中忘了提出的「文學陷阱」的問題。阿米爾第一部作品,到底是屬於「諷刺文學」?還是掉到哈山所說的「文學陷阱」?一個流不出眼淚的人,為了想要得到財富,只有把自己推向最不幸的地步,否則他怎麼掉得出眼淚?如果真的就如哈山說的,去切兩個洋蔥,那……挖勒,一群烏鴉飛過去……,整個都完蛋了。Sarah 也認為這個地方,就以阿米爾寫作的方式──把愛妻殺了,就可以是一個絕佳的極短篇,有了極大的婚禮顧問討論空間。那是和洋蔥有極不同的意境。 我和Sarah採取不同的看法的地方:Sarah認為阿米爾營救索拉博是以「贖罪」為主要動力,Marine認為固然是「贖罪」,但是「血緣」為主因。 她還認為從阿米爾救出索拉博之後,作者的筆力就弱下來,變成以心理學的角度來闡釋,落入了比較通俗的地步,我想,說不定是作著早設計好要怎麼收尾,只好如此鋪陳,來讓他銜接得上吧? 讀書會的最後有人提出,如果是我們的先生來看,他們會怎麼看這本小說呢?大家七嘴八舌的猜測起來。  

rf62rfcsc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